我在布基纳法索的援非经历——农工党员闫新海援非纪实

来源:农工党东营市总支  时间:2019-04-04 08:55:57  编辑:

【布基纳法索位于西非的内陆国家,因该国资源匮乏,且地处沙漠边缘,可耕地面积较少。布基纳法索一直是个非常贫困的国家,属于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当地气候为对比鲜明的旱雨两季。2018年5月26日,中国和布基纳法索恢复了中断24年的外交关系。农工党东营市直支部副主委、东营市人民医院手足外科副主任医师闫新海在2018年12月24日奔赴非洲布基纳法索执行为期一年的援非医疗任务。】
国红十字总会领导、受援医院院方、医疗队员合影(图左一:闫新海)
 
2019年3月24日,恰逢我们中国红十字会首批援布基纳法索援医疗队来非洲3个月的日子,如同与老天爷有约定一样,终于迎来了到非洲的第一场大雨,这场雨下得酣畅淋漓,整整下了一天,这就是当地人所说的芒果雨,是芒果树在旱季之后成熟之前急需的一场雨,是今年芒果大丰收的好兆头。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肥硕的芒果挂满枝头,并且也有早熟的芒果已经上市,价格便宜得超乎想象,半斤左右的芒果一元人民币一个,买的时候论堆买,一堆大约10个,据说在偏远的乡镇,由于交通不便,到了芒果大量成熟的时候,只需一千西非法郎约合人民币11元,便可以将你汽车的后备箱装满芒果。
 
回顾近期在援非医疗工作中的所见所闻,感慨颇多。
首先是布基纳法索的医师培养体系。虽然布基纳法索经济贫穷位于全球后20位,但是该国的医师培养体系非常严格,带有欧美医学体系深深的烙印。医学院是7年制,毕业后授予博士学位,4年级后接触临床,在医院各科室实习,毕业后经考试获得全科医师证,但要成为专科医师还需要进行5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只有成为专科医师才能独立执业,进行诊疗活动。虽然我们是来援助的,但是该国的卫生部、医学会及医院对我们的执业医师证、毕业证及相关技术等级都进行了严格的审查和登记注册后才允许进入临床工作。
其次患者看病实行预约制,不预约无法看病诊疗或住院,如果是急症只能挂急诊,如果病情确实危急经专科医师会诊后方可住院。专科医师每天预约的病人数量也是固定的,全天也就是10几个人,医师和患者之间有充分的时间进行交流。待诊的患者静静地在门口,没有一丝喧哗,即使说话,也是悄悄耳语。在诊室与医师交流,病人眼中是真诚的尊重和期待,对医生的建议没有丝毫的质疑。在这里和谐的医患关系是国内久违和期盼的。在医院只要你穿着白色隔离衣,所有遇见的患者及陪人都会热情的与你打招呼并赠上祝福的话语,不少非洲兄弟还会用中文和你打招呼。这里的医患关系真正体现的是双方彼此的和谐和尊重,面对这样朴实无华的病人,你有什么理由不全部付出你的知识和技能呢?
再者医院实行严格的医药分家。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不是超市,而是药店。患者在医院看病后拿着处方到院外的药房买药,即便是手术病人,小到注射器、液体和穿刺针、气管插管,大到内固定器械,都需要患者到外面药房采购回来才能治疗,这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但这种制度也无形中降低了治疗的效率和质量,如有些骨折病人需要马上石膏外固定,这在国内的话耗材都是备好的,患者只需刷卡缴费后几分钟便可完成诊疗处理,但在这里最快的也得1小时,必须等他到外面药店买来石膏才能处理,遇到家属没钱等意外情况时,打个石膏得等他1天或者是几天都是常有的事情。正是因为这些因素导致的慢节奏导致国内往往需要急诊处理的,诸如开放性骨折、腰椎骨折并截瘫的病人大都择期处理,所以在门诊经常遇到骨折几个月才来就医的病人,大都骨折已经畸形愈合或伴有骨髓炎,处理起来非常棘手。
与国内不同的是,住院需要手术的病人需要在门诊进行术前麻醉访视,由麻醉医师进行麻醉评估,确定麻醉方式及时间后方可住院,同时所需要的辅助检查需在门诊完成。
 
在库杜古医院巡诊受到库杜古市市长Moctar Zongo接见
我们这次医疗队主要工作地点是在布基纳法索的首都瓦加杜古的唐加多哥医院,这是一所原来由中国台湾援建的医院,去年布基纳法索与台湾断交并与中国恢复外交关系后台湾的医师全部撤离,我们中国医疗队全部入住,上一批医疗队是北京世纪坛医院整建制派出的。这所医院的硬件设备大致与国内二甲医院相当,而手术室条件和国内三甲医院相似,手术室均为层流手术室,麻醉机、监护仪、手术床、无影灯、显微镜、C臂等硬件设施均较为高档。在这所医院我每周三值门诊,其余时间在病房,主要是在手术室手术。由于这里交通事故及爆炸伤较多,骨科手术非常之多。由于布基纳法索其艾滋病为世界最高发地区,平均20人之中就有一个携带者。而病人大多贫穷,很多手术病人术前为了给他节约费用而不查艾滋病等传染病抗体,这使得我们每一台手术都小心翼翼,手套每次都是带2付,固定骨折及缝合的时候慎之又慎,唯恐被刺伤。我们从国内带过来的HIV阻断药物在冰箱里放着,希望我们明年回国之前都不要用它。
在库杜古医院与古巴骨科医生Roberto一起值门诊
另外我们每2周1次需要到位于库杜古的医院巡诊1天。这所医院是在上世纪70年代由中国援建的,房屋已经陈旧,近期我国已经准备投资进行改建和装修。在这个医院,有古巴的医疗队进行援助,每周四我和古巴的一位骨科医生一同值门诊。这位古巴医生叫Roberto,年龄55岁,由于他们的官方语言为西班牙语,而西班牙语和法语同属一个语系,他们学习法语明显比我们有优势,同时他们略懂一部分英语,所以在门诊主要是英语法语混着来,还好英语法语的医学专业名词好多是重复的,只是发音不一样,听不清楚的用手机写出来,再者一些骨科手术我们画画进行演示也能表达明白。与国内看病最大的不同不是技术的差异,而是语言交流的障碍,怎样将解释用合理的词汇表达出来。
现在白天中午的温度已经到了43摄氏度,阳光的炙热和温度在逐渐改变我们皮肤的色泽,所庆幸的是高温和干旱减少了蚊子数量,使得疟疾发病率有所降低。布基纳法索的全国人口为2100万,去年疟疾发病为1200万人次,全国死亡的首发原因为疟疾,年人均寿命59岁。在这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们9名医疗队员已经有3人感染疟疾并发病,高热的同时伴有头痛、恶心、呕吐和腹泻,几天下来人就瘦了一圈,我们之间开玩笑讲任何减肥方法都不如来场疟疾,所幸的是经过积极抗疟治疗后恢复的都挺快。
弹指一挥间3个月时间已过,我们现已经逐步适应了非洲的生活和工作节奏,希望能在实际工作中,取长补短,不断的丰富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加强与非洲医生的团结与协助,以便更好地为非洲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