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涛:白衣执甲,胜利凯旋

来源:农工党青岛市委  时间:2020-04-02 15:28:50  编辑:

我是于涛,青医附院急诊内科一名普通的主治医师。
2月9号,我随着医院援鄂医疗队一起来到武汉,成为了全国人民关切的深红地区里,一枚救助伤患的小小医生螺丝钉。
诚然,我们所在的地区是备受关注的,我们所做的工作是负有宏大使命的,我们接触的病人是史无前例的,我们面对的敌人是神秘未知的。
然而在疫区五十多天的生活,对我来说是普通的。每天例行查房、医嘱、心理疏导,上班、下班、课余坚持学习,整个武汉就像一个巨大的急诊室,我在其中匆匆穿行,像无数个急诊室的日日夜夜一样。
我心急如焚,也满怀期待,病区里的病人一个个康复出院,就是最振奋人心的强心针。
终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所在的战场大获全胜。走出医院的那天,我拍了一张医院的大门,医院里空空如也,没有了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也没有了积极康复的患者,没有了人声,也没有了喧闹,但我知道,许多人的心,留在这了。
在武汉的五十个日日夜夜,我常常流泪。有时候,是因为大本营源源不断地物资补给,让我感到寒冬中炽热的暖流;有时候,是患者坚强的笑容,让我感到一切努力都有了目标和意义;有时候,是女儿一句轻轻地“我想你了”,让我抑制不住心里的思念和不能陪伴孩子的愧疚;更多的时候,是收到青岛的家人、朋友、同学寄来的包裹,零食啊口罩啊,我知道山东人不善言辞,都在用行动默默地对我好,我知道他们一笔一划写在包裹单上的地址,其实写的是,你要好好的。
还好,我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下飞机的那一刻就要被检测、被隔离,但我的心里无比轻松,关心牵挂我的人们,我没有辜负你们,我把我自己,完好无损的带回来了。
 
武汉的春天来了,樱花正开得繁盛,我转身离开,而这座城市正在苏醒。
我对女儿说,等你放假了,爸爸带你去武汉看长江,我们一起在武汉的街头走一走,吃吃热干面豆皮糯米鸡,看看黄鹤楼长江大桥古琴台,听听最正宗的武汉话。
看看那一年,我们想看,却没有看到的樱花。
我不是英雄,我希望我从没来过。
最后,我想写几句:
夕阳从东方落下
依偎朝霞
落樱随春风飘起
拥抱花蕊
护目镜里的雾气渐渐浓郁
浸润回忆
温度波澜,天气又慢慢转冷
我没有来过
这里也一切安好